其實我真的不想談這件事的,可是忍不住又覺得,如果因為害怕輿論而不敢持相反意見,那我跟那些助長漠視的人們沒有兩樣。

 

鄭捷事件不只是那些受害者家屬之間的悲劇而已,而是這個社會集體的悲劇。就不說他到底是否罪大惡極,至少我是完全看不出來今天一個人死了,到底有什麼好開心的。

 

他當然可惡,可惡到幾乎全台灣所有人包括我都很想贊成他只要死了就省事了。可是羅瑩雪利用公權力槍決這麼多死刑犯,我就完全不覺得她就有比鄭捷還要正當、比鄭捷還要不可惡。因為社會大眾漠視人命,賦予了她殺人的權力。同意死刑等於告訴大家,個人殺人有罪,國家殺人卻毫無疑慮,這個邏輯之弔詭,直接影響到我們每一個人生存的人權,偏偏還有這麼多人贊成死刑的報復心態而毫無自覺。

 

想像一個被霸凌者是個小偷,因為偷了同學東西被這同學撂人來肢體修理他。結果東窗事發,老師主張霸凌是不對的,所以要懲罰這些霸凌他人的人。

 

霸凌者A說:他先偷了我的東西,我才是受害人耶!我的權益被侵害!我要讓他下次再也不敢了。

 

老師說:他承認他有偷你東西,好多人都看到了。所以他當然會受到處罰。可是你不應該用不正當的方式來修理他,所以你們也要受罰。

 

霸凌者A說:可是其實還有一個人也有參加,就是B,老師你卻沒發現。他應該也要受處罰吧。

 

老師說:我沒看到他揍別人,所以他不用受處罰。

 

霸凌者A會說:憑什麼啊!憑什麼我要受處罰,他就不用!他也贊成修理他啊!

 

老師說:因為揍他的人是你,你就是要被處罰。

 

霸凌者A如果說:可是是他叫我揍他的啊!我只是聽他的話而已,好多人都在旁邊鼓勵我揍他!更不用說那個傢伙本來就欠揍,大家都討厭他討厭得要命!

 

老師說:他還是不用受處罰。他只有動嘴而已,你卻動手了。

 

霸凌者A忿忿不平:明明是他叫我揍他的!為什麼他不用受罰!

 

老師說:那你聽他的話幹嘛?

 

霸凌者A說:我東西被偷耶!我要修理他才舒服啦!

 

老師說:但是你修理他,他只會繼續記恨你。以後可能還會做同樣的事情喔。

 

霸凌者A說:我不管我不管,就是要這樣我才開心。

 

老師問:那你叫別人揍他幹嘛?你自己為什麼不揍他?東西被偷的又不是你。

 

霸凌者B說:因為我看他不爽很久了,我也很想揍他,只是我不想動手,那樣做太可惡了,會被大家罵,我不敢。剛好A東西被偷,我就在旁邊讚聲囉。

 

 

好了,假寓言故事到這裡為止。我們當然都知道,區區霸凌跟殺人完全不同,因為殺人是不可逆的。正因為不可逆,羅瑩雪才如此可惡,而這種不可逆的行為後果,居然要所有公民來共同承擔。其他的我已經懶得講了,有興趣的歡迎辯論,有腦袋請自己思考,而非看風向從眾。

 

為了個人政治生涯,批准死刑而撕裂社會、製造對立,卻還能靠輿論正當化她的個人行為,這些事情之後的外部成本,全部都要全民用未來的許多年來承擔,我永遠譴責羅瑩雪。今天為鄭捷之死叫好、批評廢死、認為廢死方是"助長犯罪"(根本毫無證據的推理)的人,最好就祈禱羅瑩雪今天的槍決,能夠完全杜絕隨機殺人事件,因為給她殺人權力的人們,都是事實上的共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心亞(C.C.Y) 的頭像
星心亞(C.C.Y)

星心亞(C.C.Y)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