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啦!」

「是人類!咱們船上有人類啦──唷呼!」

這是一艘很大的船。五座桅杆,甲板上還有三層船艙。船長讓三位廚師把爐灶、鍋鼎都搬了出來,在甲板上開伙,烤那隻昨天和我一起被撈上來的捲尾獸。星幕高垂下笑聲不斷,大夥兒痛快暢飲,大吃大喝。

船長拉著我和大夥兒介紹了一番,我不是很習慣這群海賊的熱情,甚至我還來不及把數十位船員的臉和名字記住,他們已經樂得跟什麼一樣,好像彼此再孰悉不過了,能坐在同一張桌子上開懷大笑。

多麼簡單的笑容。

「喏!大家看,咱們船上──有人類啦!」

船長一面高呼一面把我抓到他脇下,另一隻手抓著肉,讓我有種自己跟一塊肉沒什麼兩樣的感覺。他單腳蹬上桌子一個吆喝,大夥立刻鼓掌叫好。

「人類!人類!」

「第二枝花,咱們終於有第二枝花啦!」

第一支花想必是那個竹竿子女人了,現在她不在船長身邊,不知淹沒在哪個人群之中。

「弟兄們,大家都知道這個人類小妮子叫什麼名字吧!」

底下的人們異口同聲喊道:「親──一──個!

什麼!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對這跟了自己一輩子的名字感覺到有多麼糟糕。

「親一個!親一個!」

「色斐斯快點!別婆婆媽媽!」

「親下去啊!」

「快點──你是不是個男人?

底下的人群瘋狂起鬨,一大半已經喝醉還是不停地敲酒杯叫囂,場面簡直失控──至少在我認知裡是失控的。

瞬間我沒了主意,只見船長抹了抹剛吞下大把肉的嘴角,道:「唉,早知船長這麼難做,還是趁早退休了隱居,省的你們這群小兔崽子一天到晚指使老子。」

「色斐斯去你娘的!」

「你到底親不親?你娃兒嗎?丟不丟臉?」

下頭噓聲四起,我不知所措,船長卻咧嘴笑道:「我不敢…我不敢……」

說著臉毫無預警就襲上我臉頰。我觸電一般跳了開來,瞪著他,什麼跟什麼?

「哇哈哈哈哈哈哈──」船長張狂大笑,「你們瞧瞧,你們瞧!把她嚇成這樣子,這船她還待不待啊?」

底下個個拍桌狂笑,我有些窘迫,卻發現這群起鬨的人們根本半醉半醒,毫無理智,事實上就是需要一個笑鬧的對象罷了,這個場合,我卻掃什麼興?當下我勉強一笑。

笑夠了,船長清清喉嚨,朗聲道:「從今天起,灰狼海賊團就是妮子的家了,包括她在內,每一個都是灰狼的一份子。既然她是咱們的夥伴,她的事就是我們的事,她的仇人當然也是我們的仇人。」

大夥兒稍微靜了一些,聽船長公開談話──儘管他們神智並不真的很清醒。

「娜姬說你的家鄉是被一個海賊團消滅的,」他忽然對我說:「知道是哪個海賊團嗎?」

我不是很習慣把這種私人的事公開,也不願意被同情,只搖了搖頭。

「妮子連那個海賊團叫啥名字都不知道。」船長擠擠眼,其他人也跟著吃吃笑,「也罷,冤家路窄,總有一天會遇到的啦,現在大夥就先喝了這杯再說,乾杯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眾人開始吃吃喝喝,沒了規矩,不一會又把船長拉了下去一起大吃、划酒拳。我被晾在台上,當下哭笑不得,於是獨自一人默默走開,在船上閒晃了起來。上船時穿的那件洋裝已經在昨天上岸時,被拿去兌了現金,也許正是今天這場宴會的主要資金來源。

什麼也沒有留下。父王死了,母后死了,衣裳賣了,只有我還活著──活在這裡,一艘不知道要往哪裡去的船上。

我走了好長一段路才來到船尾。喧鬧聲離我好遠好遠,我拿出昨日上岸時偷偷採的一束鮮花,怔怔看了它片刻,想起過去父王曾經無數次為我舉辦慶生宴會,眼角又擠出了淚。手一揚,我對著腦海中想像的故鄉的方向,將花拋入海裡。

「祭拜你的族人嗎?」

我趕緊擦了眼淚,一回頭,見是那個紅鬃男人和身體發光的男子。

「嗨,妮子,我是帝米提,」那人笑著說:「昨天真是不好意思啦。」

「是他救你上來的,」紅鬃男人的頭髮、鬍子、胸毛全生在一塊,說話的腔調冷冰冰。

我恍然大悟,「謝謝你!」

「沒什麼啦,順手而已,」那人明顯開朗許多,眼睛笑起來瞇瞇的很是親和,「因為船長的緣故,我們時常需要下海捕魚吃──我就是負責替他張羅食材的魚彩人,卡洛弗.帝米提,他是紅獅族的萊恩.桑達──請多多指教囉,妮子。」

他笑嘻嘻地介紹完畢,我卻一頭霧水,茫然看著他。

「──不會吧?」看我愣愣地,帝米提瞪大眼睛:「妳……不知道紅獅族?」

我一陣搖頭晃腦。

「紅獅族耶?我這種水中生物就算了,紅獅族妳應該──?」我又搖了搖頭,他忍不住道:「難怪妳上船到現在總是一臉惶恐,像隨時要被獵捕的草食動物──很好理解的,妳看桑達就是一隻會走路的紅獅子──這是他的鬃毛,這是體毛,這是屁股,這是尾巴──」

幹嘛要介紹屁股?我哭笑不得。

桑達瞪眼,「別把我當展示品介紹行不行?」

「紅獅族很強壯的,在陸地上是最囂張的一族,假如哪天我們和別的海賊團打殺起來了,妳黏著他準沒錯。」

桑達「哼」一聲,帝米提又說:「船長呢,妳就不可不知,他是狼牙一族,爪子非常可怕,速度又快,不是我在說啊妮子,像你這種嬌弱模樣,船長一隻爪子就可以把妳捏死──」他擠擠眼,「至於我們魚彩族呢,就是會走路的人魚啦,在水裡可沒有多少生物能游得比我們還快──」

「但在空中,帝米提就窩囊囉。」

一個女聲笑道,我們回頭,原來是那竹竿子女人,手裡拿著細菸斗,腳踩高跟鞋「叩叩叩叩」地走了過來,一面道:「你們又在欺負人家嗎?」

「冤枉啊,娜姬,我們是賠罪來著。」

「我重新自我介紹吧,我是副船長娜姬──天女族人,霍里費曼.娜姬,」娜姬淺淺一笑,「咱們這個海賊團亂七八糟的,看呆了吧,克蕾絲?」

我不禁笑了出來。

「我們這海賊團,跟別的海賊團都不同,妳知道拜歐倫海賊團嗎?那是一支──不錯,我想妳果然知道──」看我點點頭,她道:「那是一支由血狐族人組成的龐大海賊團,而且每個海賊團幾乎都是這般。」

「這是色斐斯的理想──或者說一個信念,」帝米提一笑,「在我們的船上,沒有種族──以後妳慢慢就會知道了,要待在這艘船上,恐怕不是太輕鬆的事哦。」

「少嚇唬人家,」娜姬撥了撥她的鬈髮,「妳真正要留意的,是妳們人類在海上的劣勢,所以妳必須快點學會保護自己,桑達,」她轉頭道:「你找時間指導一下克蕾絲好麼?」

「什麼東西?」

娜姬含笑,慢慢地說:「戰鬥。」

桑達的表情活像見鬼。

娜姬笑道:「就當作幫她一個忙,好嗎?萊恩大爺?不然從小嬌生慣養的拉克坦公主,怎麼禁得起海上每天打打殺殺的野蠻遊戲?」

「公主──?」帝米提驚訝地張大了嘴:「等等,公主?妮子你──是個公主?」

就連桑達也瞠目看著我,頓時我有些不自在,「娜姐──」

「不難發現哦。」娜姬眼波流轉,「色斐斯那群男人粗心大意,不是一兩天的,見了寶物只管開心,哪能注意別的?可你上船時頭戴的那金飾那麼貴氣,你身上那件洋裝還繡著你們拉克坦的國徽──那精密的繡工,上頭還縫了寶石,不是皇宮裡出來的,哪有什麼人穿得出來?而且妳還是正統的普林一族,對不對?」

我低著頭默認了。帝米提和桑達聽到後面,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娜姬微笑道:「別太難過,我還替妳留了一樣東西呢。」

我不解看著她,她卻沒再往下說,只對桑達道:「幫助她變強,幫助她活下去──」

「但妳怎麼不找里布拉──」

「有誰擁有比你更出色的戰鬥能力嗎?」娜姐截去他的話,「好好運用普林一族的特殊能力,我想你知道的。」

然後她終於離開了。我心裡正不知是該拒絕還是該接受好,因為我實在太清楚自己太需要學會怎麼活下去,可是桑達似乎──

「明天早上七點。」

桑達忽然丟下這句話,我抬頭看著他,呆呆地點點頭,他轉身邁步而去。

「接下來妳的日子可要辛苦了,」帝米提笑道,興沖沖拉了我的手往船艙走:「走吧,我帶妳去看妳房間。」

那是個又矮又窄的房間,一盞油燈掛在上面,該有的裡面都有了,雖然灰暗,卻很適合一個人住。

「抱歉,因為大夥兒都睡大房間,妳一個女孩子……只好委屈妳睡這裡了。」

帝米提陪笑,他真是體貼──既已知道船上幾乎沒有女孩,我怎會抱怨這房間不好呢?在船上竟能擁有一個自己的房間,這簡直再好也沒有了。

「這樣已經很好了。」我感激地對他笑。

「東西都齊全?沒缺什麼?」

「沒有了。」

「那你早點休息──對了,這東西──」他從懷裡摸出一袋物事,扔過來,我揣在懷裡,沉甸甸的,「娜姬要我轉交給妳的。」

「這是──?」

帝米提聳聳肩。

「謝謝你,帝米提。」我對他誠懇地笑,真的,上船以來,太多事情需要感謝他。

「這樣就對了,女孩子要常笑。」帝米提讚許地咧開嘴,笑道:「我也去睡了,晚安,克蕾絲。」

搖搖手,我送走了帝米提,鎖上房門,我頹然倒向床鋪,腦子仍然有些亂亂的。短短兩三天內,我從一國公主,成了原本最痛恨的海賊,一切竟如此真實──真實得彷彿是一場永遠醒不過來的夢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心亞(C.C.Y) 的頭像
星心亞(C.C.Y)

星心亞(C.C.Y)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