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實在覺得,為了一群不理性而且莫名其妙就憤慨地指著別人媽媽罵的人們發文探討,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也浪費生命。不過文字就是我的武器,為了平衡這網路上廢文太多、不理性太多的氣氛,我還是戰戰文吧(我是開玩笑的)。

 

 

昨天滑手機無意間看到輔大女宿住宿生在爭取權益,關於宵禁和性別平權,老實說,在現代社會這應該見怪不怪。先不討論輔大天主教教義佔據學校政策的比例和在他們信仰中宵禁的意義或重要性,至少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這些人抗爭者都是大學生、是成年人、是合法公民了,我完全看不出來住宿生對此事表達抗議有什麼不合理。

 

 

在我看到臉書上有這則連署時,雖也想過這其實不太關我的事,一來我不是輔大校友,二來我也不是實際的受害人(只是曾短暫住過輔大宿舍,住宿期間種種奇妙規定,鑒於尊重信仰,我就不評論了),但秉持著還是偶爾想試試是否網路上對言論自由的容忍度仍然假象居多,還有同樣身為女性為何我不能關心女性爭取平權的議題,我貼文留言了,而且用的是我的本名、我的真身帳號,表達支持。

 

 

好了,果不其然,貼文過不到半小時就有人劈頭一句:我為妳們感到可恥!接著腦補一大堆我一定是政黨派來的間諜、一定也是那種過12點不回家的女生,然後順便問候我媽--至於他問候我媽幹嘛,我真的完全想不通一個路人甲憑什麼插嘴我媽是怎麼管教我的,所以我也懶得提了。

 

 

先說說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憤慨的理由和立場吧。

 

1. 別人要怎麼發表他的言論自由,那是他家的事情,只要不曾誹謗、不曾口出惡言,不曾人身攻擊,那他就有表達他意見的完全的權利。這樣哪裡冒犯到別人了?

 

2. 假如一個人根本不是當事人,那我真的想不通輔大和女住宿生之間的問題,或他們如何解決這件事,到底哪裡需要他來憤慨了,而且言語間充滿不理性的人身攻擊。除非有一天他去當輔大校長,有權力改變這件事,到那時候歡迎他自由運用他可以行使的權力,貫徹理想。他可以發表他的意見,告訴大家他反對這件事,理由為何,而絕不是找到一個箭靶就隨便亂射一通。

 

 

有些人可能會說,這件事跟我原本也無關,幹嘛沒事惹一身腥?但我既然發言沒有人身攻擊、沒有任何針對性,那麼臉書連署這種公開場合,為何不能就事論事?對方若要討論保守立場,大可以一開始就表明,除非他對於自己的立場感到沒有說服力、沒有捍衛的信心,不然我實在看不出來,公開承認自己父權主義,有什麼好可恥的了。我爸媽那一輩也是父權主義的產物,我就從來不會以他們為恥啊!(好像劃錯重點)

 

 

在關心政治以後,我逐漸發現,這塊島上存在的歧異,是大多數不關心政治的人們最希望漠視的。他們害怕求同存異,害怕傾聽彼此,害怕交流,害怕表態,也害怕麻煩,即使每天閱讀報紙或看看社論只會佔據他們大約一份早餐的時間。這是一件很悲傷的事情,因為這塊島的人們決定彼此的命運,卻有許多人對此漠不關心,以為能夠獨善其身,置身事外。弔詭的是有一部分人的心態是認為,錯的決定,只要他們事前沒表態,他們就不需要扛;對的事情,即使他們事前沒表態,他們卻巴不得一起共享成果。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也傷害住在這土地上、愛這塊島的大家。

 

 

如果一定要問我,這件和我無關的事情,為何要公開表態,這或許是最主要的原因了。

 

創作者介紹

星心亞(C.C.Y)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