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4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麼盛大的歡迎會,很久沒遇過了。」

Shadow 費了很大的工夫,連同亞瑟一起幫忙,才把在溫哥華的電腦網路弄好。雖然訊號不太好,她還是希望盡量用網路與喬瑟夫那裡聯絡。畫面中她的貓正在喬瑟夫的背後走來走去。

「他們膽子也太大了,當街持槍掃射,以為自己還在美國嗎?我們美國人的臉都被這群白痴丟光了。」

「就是因為這樣,」Shadow 說:「我必須跟強尼談談。他在哪裡?」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次日清晨,淺眠的我才起床,門外雜沓的腳步聲已不知道來來去去了幾回。我坐起身,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才發呆,忽然意識到自己手裡還握著昨晚娜姬託給帝米提轉交的東西。我解開袋口倒出裡面的玩意兒,當下有些愣住了。

那是顆白水晶,在我十八歲那年生日,父王送給我的項鍊上那墜子。袋子裡還附了一張小紙條,一串筆筆有力的人名寫在上面,除此之外,什麼署名也沒有。感受到娜姊的用心,我眼淚毫無預警跌落,不知獨坐了多久後,忽然一陣敲門聲,我身子一震。

「起床了沒有?」

──誰會到這個角落找我啊?我抹抹眼淚,急忙下床梳洗,一面想回應,當下卻想不起這聲音是誰,想開口問,又覺得有些失禮──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人啦!」

「是人類!咱們船上有人類啦──唷呼!」

這是一艘很大的船。五座桅杆,甲板上還有三層船艙。船長讓三位廚師把爐灶、鍋鼎都搬了出來,在甲板上開伙,烤那隻昨天和我一起被撈上來的捲尾獸。星幕高垂下笑聲不斷,大夥兒痛快暢飲,大吃大喝。

船長拉著我和大夥兒介紹了一番,我不是很習慣這群海賊的熱情,甚至我還來不及把數十位船員的臉和名字記住,他們已經樂得跟什麼一樣,好像彼此再孰悉不過了,能坐在同一張桌子上開懷大笑。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的聲音,在腦袋中沉沉拍打。

然後,是人的聲音,忽遠,忽近。

「醒了嗎?」

「還沒呢,喂,叫瑞德過來看看。」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8 Mon 2016 23:08
  • 瀕死

  廚房一片狼藉。

 

  廚具、蘋果、鍋子散落餐桌上,地上一顆西瓜更爆炸似地碎了一地,紅色汁液在昏暗的屋內像稀釋的紅酒,又淡又水。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s://youtu.be/LLbQRVUafgs

(我是歌手4第七期)

 

其實我覺得“我是歌手”系列,對中國民眾最大的賣點還是在於,他們無法在政治上落實人民普選,只好透過節目一人一票投出當日最喜歡的歌手或表演,稍微自我安慰吧?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子夜時分,萬籟俱寂,枝椏上的夜梟一雙眼兀自瞪著黑洞般的樹林,一切彷彿靜止得連牠都要沉沉睡去。一個白影驀然閃過,牠雙眸明睜,翅膀抖動,四下張望時,終於見一個白色身影在夜裡晃晃,一眨眼沒入屋內。

 

照火已倒在榻上呼呼大睡。那男子輕身功夫驚人,落在石板地恐怕比一根繡花針落地還要輕。男子兀自窗邊佇立良久,眼底映著愈來愈近的火光,不多時,馬蹄聲雜沓而來,地面的震動震起了照火。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劍師照火,是武林中無人不曉的歪魔子。一生鑄劍的他,非奇材不用,放眼當今稱霸武林的奇珍神器,「冰鋒」雪降拂塵、「鳳柏木」楓葉刀、「青石」冽泉劍、「麒麟玉」璧人劍、「火銅」獅子錘,五大神器就有四件出自照火之手。傳聞「玉面俠盜」為他三進三出大內禁城,竊得南詔貢品「火銅」,只為鍛造獅子錘,更不消說其餘的奇物,恐怕有些人在世上一輩子也很難見到一樣。

 

這四件寶物如今鳳柏木在淮河三大派之一「迅雷門」掌門人羅平手裡;青石冽泉劍贈與雲見真人;而以麒麟玉打造的一對璧人劍,自十年前名動江湖的丘人傑夫婦持劍折於泰山派之手後下落不明,然而十餘年來,武林中人始終求之不得。

鑄成璧人劍後,照火自覺天下再無造劍奇材,宣告退隱江湖,這一世永不開爐。如今十年了,他退出江湖血雨十年,卻要打破當年承諾,再度鍛造殺人劍。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班就讀於加拿大一間中學校,為了保護他,Shadow 只好也從美國飛過去。這可不是一段短的時間,根據強尼所說,短則半年,長則一到兩年,她都必須待在班的身邊寸步不離。以她的收入來看,Shadow 雖然不愁在加拿大的一切開銷,但她經營的也不是什麼慈善事業,照理說這些花費,應該由案主全數負擔──即使對方是老朋友也一樣。只不過我們都知道,像強尼這種浪子般的酒鬼,除了吐露那個人的行蹤以外,他嘴裡是不可能再吐出任何一毛錢來的了,為了知道那個人的下落,Shadow 情願先負擔了這全部的費用。你說她如此相信強尼嗎?我想是的,只是比起信任,也許更值得的是那一絲絲微弱的希望之光──至少對Shadow 而言。

 

處理行李是非常麻煩的一件事,如果今天Shadow 是要去加拿大度假一個月,懶惰如她,應該只會帶上護照、證件、信用卡以及一些必要的隨身物品就出發了,剩下的,到了當地就全部用錢解決。偏偏這次去加拿大,她必須「寸步不離」那個班------那她當然就再也沒有時間能慢慢逛街、採買生活用品了,只好全部從美國帶過去。她的貓也不能帶著去了,貓的毛髮和足跡也許會在不該的場合留下不該有的證據。她準備把她的貓帶到喬瑟夫那裡寄養著,無論如何喬瑟夫還是比強尼可靠些。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哪裡也不能約,當然還是約在喬瑟夫的酒吧裡頭。喬瑟夫今天當然也不營業了,反正他並不太在乎酒吧的收入如何。

 

「珍……喔,珍,真不知該怎麼謝謝妳。」強尼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話都說不清楚。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hadow 當然時常像隻貓頭鷹一樣,晝伏夜出。今晚也不例外,只是她今天不殺人,不拿槍,而是像個普通女孩一般,穿上大環耳飾、鴨舌帽,白色T-shirt和牛仔熱褲--是的,在這下雪的城市裡,熱褲--最後是一雙短黑皮靴,就出門了。

 

她太適合這個打扮,也太需要這種打扮。因為工作性質,她性子雖懶,年齡雖輕,骨子裡卻有股老成持重。她把自己交不到男友的原因全歸咎於她特殊的工作--畢竟很少人能夠想像,當你交往已久的女友有一天忽然告訴你,她的工作是一種叫做殺手的行業--或不必很久,當你交往不久的男友問及妳每天都不工作卻為什麼有錢可花呢?什麼,妳靠殺人的案子賺生活費?You're kidding me ?……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款項果然在當天匯入了。Shadow將身上黏著的貓毛理了理,走進浴室,將身體從頭到腳洗了個乾淨。然後她換上一身緊身黑皮衣,戴上墨鏡,拿起她吃飯的傢伙,頭髮也沒吹乾就出門了。

 

騎著檔車來到那棟大樓外,巨大的電視牆正在轉播美術館現場,此時悠揚的音樂聲已然響起,這是典禮即將開始的預告。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有著西方人那深邃的眼,挺直鼻梁,豐厚性感的嘴唇,一頭又黑又直的頭髮從來也不紮。她喜歡看它們在風中飄揚,任它們飛,任它們打架。彷彿代替了她渴望自由飛行的任性。

 

紐約是個會下雪的城市,她喜歡冷天,所以才住在美國,卻不愛在雪中工作。現在窗外該死的正飄著雪,待會她又要打赤腳、拎著高跟鞋一路走回家了。為了增強雙方「互不干涉」的互信基礎,她從不在客戶跟前露面。可是她這種獨來獨往的美女,孤僻慣了,聘一個經紀人幫她聯絡客戶,又不習慣也不放心,乾脆事事親為。她使用wifi和客戶接洽案子,合約談妥後對方必須先將頭款匯入指定戶頭,一旦錢入了戶頭她才會行動。客戶當然各行各業、形形色色,各種要求五花八門、千奇百怪,但她盡了自己最大努力違背她那極度懶惰的反社會人格,笑著與他們周旋直到成交。辛辛苦苦完成洽談,她就依照情報來到目的地,扣扳機成了她工作裡唯一的樂趣,也是最輕鬆的部分。然後收工。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