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冰與火連續六季的洗禮之後,致社會大眾。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我實在覺得,為了一群不理性而且莫名其妙就憤慨地指著別人媽媽罵的人們發文探討,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也浪費生命。不過文字就是我的武器,為了平衡這網路上廢文太多、不理性太多的氣氛,我還是戰戰文吧(我是開玩笑的)。

 

 

昨天滑手機無意間看到輔大女宿住宿生在爭取權益,關於宵禁和性別平權,老實說,在現代社會這應該見怪不怪。先不討論輔大天主教教義佔據學校政策的比例和在他們信仰中宵禁的意義或重要性,至少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這些人抗爭者都是大學生、是成年人、是合法公民了,我完全看不出來住宿生對此事表達抗議有什麼不合理。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個場景,都從一頓飯開始

 

那是個帶有復古風味的旅店,雨後屋簷滴水的窄巷,微潮,朋友興高采烈帶著我踩過轉角,回頭就看見昏暗的玄關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3 Fri 2016 03:23
  • 最後

http://talk.tvbs.com.tw/blog/article/talk-003692/
 
這篇文章,就是鄭捷不該死的理由。然後我已經不想再談鄭捷的事情了,彷彿那些假輔導員一樣,跟他扯上關係就能上新聞。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真的不想談這件事的,可是忍不住又覺得,如果因為害怕輿論而不敢持相反意見,那我跟那些助長漠視的人們沒有兩樣。

 

鄭捷事件不只是那些受害者家屬之間的悲劇而已,而是這個社會集體的悲劇。就不說他到底是否罪大惡極,至少我是完全看不出來今天一個人死了,到底有什麼好開心的。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認真建議,以後這種類型的音樂劇都改名為"流行音樂劇"或"輕音樂劇"。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麼盛大的歡迎會,很久沒遇過了。」

Shadow 費了很大的工夫,連同亞瑟一起幫忙,才把在溫哥華的電腦網路弄好。雖然訊號不太好,她還是希望盡量用網路與喬瑟夫那裡聯絡。畫面中她的貓正在喬瑟夫的背後走來走去。

「他們膽子也太大了,當街持槍掃射,以為自己還在美國嗎?我們美國人的臉都被這群白痴丟光了。」

「就是因為這樣,」Shadow 說:「我必須跟強尼談談。他在哪裡?」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次日清晨,淺眠的我才起床,門外雜沓的腳步聲已不知道來來去去了幾回。我坐起身,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才發呆,忽然意識到自己手裡還握著昨晚娜姬託給帝米提轉交的東西。我解開袋口倒出裡面的玩意兒,當下有些愣住了。

那是顆白水晶,在我十八歲那年生日,父王送給我的項鍊上那墜子。袋子裡還附了一張小紙條,一串筆筆有力的人名寫在上面,除此之外,什麼署名也沒有。感受到娜姊的用心,我眼淚毫無預警跌落,不知獨坐了多久後,忽然一陣敲門聲,我身子一震。

「起床了沒有?」

──誰會到這個角落找我啊?我抹抹眼淚,急忙下床梳洗,一面想回應,當下卻想不起這聲音是誰,想開口問,又覺得有些失禮──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人啦!」

「是人類!咱們船上有人類啦──唷呼!」

這是一艘很大的船。五座桅杆,甲板上還有三層船艙。船長讓三位廚師把爐灶、鍋鼎都搬了出來,在甲板上開伙,烤那隻昨天和我一起被撈上來的捲尾獸。星幕高垂下笑聲不斷,大夥兒痛快暢飲,大吃大喝。

船長拉著我和大夥兒介紹了一番,我不是很習慣這群海賊的熱情,甚至我還來不及把數十位船員的臉和名字記住,他們已經樂得跟什麼一樣,好像彼此再孰悉不過了,能坐在同一張桌子上開懷大笑。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的聲音,在腦袋中沉沉拍打。

然後,是人的聲音,忽遠,忽近。

「醒了嗎?」

「還沒呢,喂,叫瑞德過來看看。」

星心亞(C.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